武汉新闻网,武汉信息港,武汉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汉历史 >

兼论罗江县历史上的孱亭与**安县

时间:2018-04-17 18:5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我的网站
【摘要】 盐亭县党史县志办撰《盐亭县建置沿革》,不查《汉潺亭考》之误,以“伪说”为据,妄“盐亭”为“战国末期”“潺亭”地,“后易县名时,以潺、盐一音之转而取名盐亭,相沿建县”。又以编造“东晋安帝义熙元年(405),因谯纵之乱,将**安县移到潺

【摘要】盐亭县党史县志办撰《盐亭县建置沿革》 ,不查《汉潺亭考》之误,以“伪说”为据,妄“盐亭”为“战国末期”“潺亭”地,“后易县名时,以潺、盐一音之转而取名盐亭 ,相沿建县” 。又以编造“东晋安帝义熙元年(405),因谯纵之乱 ,将**安县移到潺亭,是为盐亭置县之始”之故事,假此为盐邑争光宠 。笔者爬梳汉以降史志及诸文献,结合历史遗址考正 ,就《盐亭县建置沿革》所据之《汉潺亭考》予以厘正 ,正本清源。

关键词 : 盐亭县  建置沿革  潺亭  **安县  罗江县  考  正谬

2017年3月初 ,网上见《2017中华母亲嫘祖故里祭典大典在盐亭举行》文,于是百度《盐亭县——百度百科》。其《简介》说:“盐亭县位于绵阳市东北部,是黄帝元妃(正妻)嫘祖故里,是古郪国的一部分 ,也是古郪国的盐场所在地 。古称‘潺亭’‘秦亭’,因境内多盐井 ,盐卤生产丰富得名盐亭”。又《历史沿革》称:“盐亭位于古蜀国东部边境 ,春秋战国时期,巴国 、蜀国经常为争地盘而开战,蜀国在县境内弥江(古称潺水)建烽火亭,用于观察敌情和守备 ,称为潺亭。至秦朝改为秦亭 。《太平寰宇记》载:‘梓州,禹贡梁州之域,秦为蜀国盐亭之地。’汉代复称潺亭,《汉潺亭考》载:‘自西水以东 ,南迄东关,凡入涪者悉为蜀地,亦即潺亭之域。’盐亭建置 ,始于安帝义熙元年(405),**安县治所迁至潺亭 ,称为**安县,是盐亭建县之始。至今1600余年历史。梁大同元年(535)更名为潺亭县。西魏时,因潺亭境内多盐井 ,盐卤出产丰富,西魏恭帝元年(554)更名为盐亭县。县境内曾析置西宕渠郡、县 ,高渠郡 、县 ,东关县 ,永泰县,至元代先后废置 ,盐亭独延至今。”笔者阅至此,对其“潺亭”“**安”之说诧异之。遂搜寻盐亭县党史县志办网站,见《盐亭方志》栏2014_12_08《盐亭县建置沿革》文 。该文《建置·县名》云:“《元和郡县图志》载:‘近盐井因名’。《太平寰宇记》载:‘盐井亭故名盐亭’。《汉潺亭考》记述,战国末期,巴国、蜀国两相对峙 ,经常战争,蜀领今盐亭地 ,位巴、蜀两国分界**,故于此置亭,名潺亭,以资候望。后易县名时 ,以‘潺’‘盐’一音之转而取名盐亭。相沿建县” 。接又云:“《汉潺亭考》引《太平寰宇记》说:晋穆帝永和十一年(355)  ,于梓潼水尾**安故城置**安县,又引《蜀故》及《太平寰宇记》说:东晋安帝义熙元年(405),因谯纵之乱,将**安县移到潺亭(今盐亭境内) ,设县治于灵江东近盐井** ,仍名**安县;又引《周地记》说:梁大同元年(535) ,于此置亭 ,因为县而**安废,从此**安县即改名为潺亭县。据《周书·文帝纪》载:西魏废帝二年(553)平蜀后,废帝三年即恭帝元年(554)改置州、郡及县,就在这年设置了盐亭县。”笔者据此查1991年版
《盐亭县志》之《建置沿革》,亦如是说。

观以上二文,行文乖戾 ,以“潺”“盐”一音之转 ,变“盐亭”为“潺亭”,妄改汉以降各史志方舆 ,无中生有 ,将历代史志方舆早已定论本属罗江县历史沿革的“孱亭”“孱水”“**安县”移植于盐亭县 。盐亭县党史县志办公室不查《汉潺亭考》之误 ,仅就一篇伪说而入《志》 ,为邑争光宠,实为盐亭县蒙羞 。《汉潺亭考》为已故著名史学家 、盐亭前贤蒙文通先生早年所撰,民国三十八年(1949)仲秋由县参议会校。1998年3月收入巴蜀书社出版的《蒙文通文集》第四卷《古地甄微》一书。其实,蒙先生《汉潺亭考》一文问世后,并未得到史志界认可 ,鉴于先生在史学界的地位及影响,故鲜有驳者 。迄至今,凡方舆史志之论,对《汉潺亭考》之观点除盐亭县外未见苟同者 。已故著名方志学者 、生前曾任四川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 、四川省地方志总编辑的蒲孝荣先生所著《四川历代政区治地今释》①,关于汉孱亭、西晋至唐**安县治地等,均弃蒙先生之说,据史考定为“汉孱亭在今罗江县治”“西晋时
期始于梓潼水尾**安故城置**安县,属梓潼郡”“治所在今梓潼县北双龙乡”“晋末乱 ,移治今罗江县治” 。1959年于四川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 ,1984年调校古籍研究所任副所长,《全宋文》两主编之一的刘琳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魏晋南北朝史与历史文献学 ,旁及地方史、西南民族史、沿革地理、道教史等,他在代表作《华阳国志校**》②卷二《汉中志·涪县》“孱水”**中说:“《水经**·涪水》:‘孱水历孱亭而下**涪水’ 。又《隋志》:‘**安县 ,旧曰孱亭,西魏改名焉’。《寰宇记》卷八三:‘罗江县 ,本涪县地。晋于梓潼水尾**安故城置**安县 ,晋末乱,移就孱亭 ,今县是也 。……唐天宝元年改为罗江县 。……县北三里有孱亭庙 ,有碑磨灭,孱亭之字犹存 。’此外《舆地广记》《方舆纪要》等书亦均以为孱亭即罗江。蒙文通先生《汉孱亭考》谓孱亭即今之盐亭,其论证尚欠充分。孱水经孱亭而下**涪,则****罗江水。其水发源于安县西界山中 ,所谓孱山亦当在此。这一带江河产沙金,至今犹然 。”刘琳先生之决断可谓一语中的 。笔者自2000年已来,就罗江县建置沿革 ,爬梳《二十五史》《华阳国志》《水经**》《元和郡县图志》《舆地记》《太平寰宇记》《方舆胜览》《蜀中名胜记》《读史方舆纪要》《蜀水考》《四川通志》《绵州志》《四川郡县志》《罗江县志》等史志方舆 ,先后撰成《汉孱亭·晋**安故城·古罗江水今考》《孱亭·**安县、罗江县释——兼论李雄“大成”政权与罗江》《解读周家坝·考史问古孱——罗江“开明王蜀时期”船棺墓葬群发现始末及其它》《寻找罗江金牛古道上的记忆》等文,分别收入拙著《梓里类纂》③《打捞罗江碎影》④等文论集 。时,惜未能见到蒙先生《汉潺亭考》而深以为撼 。今既见盐亭县党史县志办《盐亭县建置沿革》文,又查得1991年版《盐亭县志·历史沿革》所引,遂于网上购得民国三十八年仲秋盐亭县参议会校印之蒙文通《汉潺亭考》、1998年3月巴蜀书社《蒙文通文集》第四卷《古地甄微·汉潺亭考》复印本拜读之,并参考笔者旧撰,就《盐亭县建置沿革》(以下简称《沿革》)引《汉潺亭考》(以下简称《考》)之讹 ,据史志方舆文献所载 ,试成不恭之陋文,供方家及盐亭县党史县志办诸先生批评教正 。余自惭形** ,悚悚焉!惶惶焉!

一、《汉潺亭考》以《蜀中广记》**引《寰宇记》“秦亭”“潺亭山”讹衍立论

(一).《考》文出则开讹 ,引《蜀中广记·盐亭》:“秦亭也 ,大同始县”后,不详考**引之李膺《蜀记》:“灵江东盐井亭,古方安县也”之伪 ,将《周地记》:“梁大同元年(535)于此立亭 ,因为县” ,本曹学佺所**之“而方安废矣”语衍为《周地记》,假《周地记》谓盐亭为古方安县。以“秦亭”“方安”二说作“潺亭”“**安”故事之由头。

#p#分页标题#e#

【按】“秦亭也”乃秦之亭也,即盐亭为秦朝蜀郡盐井亭  ,为管理郪地盐卤生产而设置,非古称“秦亭” ,乃秦之盐井亭 。秦灭蜀 ,设县十九,盐井亭属郪县。汉属广汉县(今射洪县)。晋以来 ,蜀地无方安县 ,南朝刘宋于剑阁县南一百四十里置华阳县,辖境至盐亭西北部。《隋志》:“黄安 ,旧曰华阳,西魏改焉 ,又置黄原郡” 。《周地记》:“梁置梁安县 ,武帝天和(566~572)中改置黄安县”。《方舆纪要·盐亭县》:“永泰废县,县东三十里 ,本盐亭县地 ,唐武德四年(621)析置永秦县 ,又分剑州黄安  、阆州之西水二县益之 ,属梓州(今三台县)”。《四川历代政区治地今释》考“黄安治地在今剑阁县南近盐亭县王河镇 ,永秦治地在今盐亭县永泰镇”。据《中华论坛》2005年03期唐建《李膺<益州记>佚文考辩》:“梁蜀人李膺《益州记》 ,又名李膺《蜀记》,成书年代在天监七年(509)之前,李膺《益州记》佚文存世数量较多,但从内容分析,部分佚文应存于隋、唐,作者不应是李膺”“而古籍所撰者失名《益州记》的佚文,多被误断为李膺所作” 。明·曹学佺《蜀中广记》所引《蜀记》“方安”,“方”与“黄”“梁”音皆谐 ,“方安”当为前述之“黄安”或“梁安” 。黄安之名在齐梁间人李膺之后,废于唐初。《蜀中广记》所引《蜀记》“方安”佚文,当为隋唐人伪托 ,不以为据。《汉潺亭考》立论既倾 ,何汉潺亭与晋末、宋、齐、梁之**安县”在盐亭之有 ?!

(二) .《考》文次引《寰宇记》盐亭县东“董叔山” ,隋开皇四年(584)前曾名“潺亭山” 。盐亭县旧有山名“潺亭”,于是偷换“潺亭山”概念为政区治地汉之“潺亭”。假《蜀中广记》盐亭“秦(之)亭也”,为“盐亭”古名“秦亭”,推衍出“盐亭既为秦亭 ,盐亭有潺亭山 ,秦亭即潺亭,盐亭即秦亭”的荒谬结论 。于是断《汉书》“涪县有潺亭”;《续汉书》“潺水出潺山”乃史误记 。妄曰:“岂涪县之潺亭,即在盐亭”。又引《水经**》:梓潼水“经涪城东,南**于涪”,编造出“潺亭接梓潼水” ,再次将历代史志载:盐亭汉属广汉县(今射汉县沱牌镇)地,篡改为“且盐亭属于涪县”(今绵阳市区涪江东岸) 。

【按】1.《汉书》:“涪,有孱亭 。”《华阳国志·涪县》:“孱水出孱山 ,其源出金银矿 ,洗 。鹑诤现鹨。”《水经**》:“涪水出广汉蜀国刚氐道徼外,东南流经涪县西,王莽之统陸矣。……县有孱水出孱山 ,水源有金银矿,洗取火合之,以成金银。孱水历孱亭而下**涪水”“梓潼水自县南经涪城东 ,又南入于涪水 。”2.《隋书·绵州·**安县》:“旧曰孱亭,西魏改名焉 ,置**安郡 ,开皇初郡废。”《隋书》此是说南朝梁时改南齐**安县为孱亭县 ,西魏复名**安县 ,置**安郡。《太平寰宇记·罗江》:“本汉涪县地 ,晋于梓潼水尾**安故城置**安县 。晋末乱 ,移就潺亭,今县城是也。梁置**安郡,隋开皇二年(582)废为县 。唐天宝元年(742)改为罗江县。”《舆地广记》:“罗江 ,即古之潺亭 ,则罗江水亦古所谓潺水欤 。”《方舆纪要》:“罗江,在本县,两水相蹙成罗纹故名 。”源流有二  ,皆经安县(今绵阳市安州区)西部山区流入 ,于罗江县城北罗纹相汇绕城东南经中江县(伍城),至三台县(梓州)城东先梓潼水**入涪江 。3.《元和郡县图志》:“盐亭县,本汉广汉县(射洪)地,梁于此置北宕渠郡及县,后魏恭帝改为盐亭县,以近盐井,因名 。隋开皇三年(583)罢郡 ,属梓州 。梓潼水,经县南 ,去县三里”“盐亭溪水,经县北,去县十九里 。大汁盐井 ,在县东四十二里 。又有小汁盐井、歌井、针井。”梓潼水由梓潼县流经涪县(今绵阳市)东,过盐亭县南,至射洪县(汉广汉县)东,于孱水(亦名罗江,又名凯江)之后**于涪江。

以上言名,孱亭(今罗江县)接孱水,过伍城(今中江县),于梓州(今三台县)城东**入涪江;盐亭接梓潼水 ,下至广汉县(今射洪县)东**入涪江 。孱亭 ,汉属涪县(今绵阳市);盐亭,汉属广汉县(今射洪县)。孱亭何接梓潼水之有 ?盐亭何曾有孱水 ?盐亭何曾归属过涪县 ?

二 、《汉潺亭考》颠倒“梓潼水”之本末,牵强附会以“盐”“潺”“元”一音之转“决盐亭之即古潺亭”

《考》文针对《寰宇记》:“罗江本广汉郡涪地,晋于梓潼水尾**安故城置**安县,李雄之乱,移就潺亭,今县城是也”之说,认为:“梓潼水为汉之驰水 ,唐之射水 ,出梓潼五妇山,经盐亭至射洪右会于涪江;罗江之水入中江县,于三台县左会于涪江,东西县绝 ,罗江县何缘接梓潼水,则《寰宇记》之误也”“由此知梓潼水尾有**安县,后乃移就潺亭 ,则是《蜀记》《周地记》之方安。萬,**之误,萬字别体为** ,传写不察 ,伪为‘方安’耳。方安既实为**安,则由梓潼水尾移就潺亭,决盐亭即古潺亭 。潺、盐乃一音之变。潺亭著于《班志》 ,此正所谓秦亭者也”“潺亭既为盐亭  ,则潺水、潺山自应于今盐亭求之,潺亭临弥江 ,
是弥江即孱水也 ,孱山即弥江所出之山 ,亦自可决”“《寰宇记》以弥江自阆州西水县来,考今之弥江,源于剑阁元山,皆一音之转,则元山即潺山也 。”

【按】《蜀水考》:梓潼水“源出龙安府平武大业山下 ,有洞名黑牵,弥江水入洞穴中,行七十里梓潼县界朝阳洞复出 ,更名潼水,一名五妇水,亦曰驰水、梓潼水、歧江、潼江、马阁水。”《寰宇记》:“梓潼县有潼江水,在县西南四里,自马阁山流来,至五妇山、七曲山下名潼水”“潼水又南至盐亭县界 ,一百里至县城南合鹅溪 ,溪一名弥江,源出绵州众壑聚成 ,下流八十里过盐亭县治,转东合于梓潼水。”《读方舆纪要·梓潼县》:“潼江 ,县西四里,即梓潼水也 。源出马阁山 ,南流入潼州(今三台县)盐亭县境 ,下流入于涪江”。《考》文削脚适履,歪曲《寰宇记》“梓潼水尾”本义 。“水尾”:原意指“江河水的远端”。宋·阵与义词有“八月江南风日美,弄影山腰水尾 。”南宋·范成大诗有“水尾山腰树影苍 ,一天风露不供香”句言“水尾” 。《寰宇记》指出:“晋于梓潼水尾置**安县”。据《四川历代政区治地今释》考正:晋**安县**安故城位于今梓潼县北“水尾”双龙镇。汉孱亭位于梓潼县南今罗江县治所在地的孱水,开明王蜀时期令五丁所筑石牛道(金牛道)由成都北上,经雒(今广汉市) 、绵竹(今德阳市旌阳区黄许镇北)跨孱亭(罗江县)之鹿头山 ,过涪县(今绵阳市) ,经梓潼县越剑阁 。孱亭自古为蜀都北部门户地区,西晋末,李雄据蜀立国,移**安县于蜀境内险鹿头山北麓的孱亭以镇成都北道。孱亭本不接梓潼水,“孱水历孱亭下**涪水” ,《汉书》《华阳国志》《水经**》《寰宇记》等史志方舆所载自是无误。《考》文以“盐 、元 、潺”一音之转而改“盐亭”为“潺亭”,改剑阁县“元山”为“潺山”  ,元山既为潺山 ,从剑阁县元山流入盐亭境的弥江自然按照蒙先生的逻辑推理成了“潺水”。另则,汉晋后之史志方舆多将“孱亭”“孱水”“孱山”作“潺亭”“潺水”“潺山” ,《考》文以“孱”通“潺” ,为使《寰宇记》载:隋以前,近盐亭县城有潺亭山,此证“盐亭”即是“孱亭”最为紧要 ,故一概改“孱”为“潺”。孱:弱小之意;潺:水声 。关于孱亭之由来当另有说 ,此不辩。《考》文以“一言之转”而改山 、改水 、改政区治地  ,实荒唐之极。盐亭之名久远,为秦蜀郡郪县盐井亭。其建县 ,据《四川历代政区治地今释》:“北宕渠郡,梁置 。本广汉县地,梁于此又置。领县二”“北宕渠县 ,郡治,梁于汉广汉县地分置,治今盐亭县城关镇(1981年改名云溪镇) 。盐亭县 ,梁武帝大同元年(535)于盐井亭置,治今盐亭县金孔镇。”“盐亭郡,西魏恭帝时改北宕渠郡置 ,领县二。盐亭县,西魏恭帝改北宕渠县置,旧盐亭县废 ,治今盐亭县城关镇(云溪镇)。高渠县,西魏置,治今盐亭县西堠溪(旧名堠溪铺) 。”西魏(535~551)时盐亭县治所由县南金孔镇迁今云溪镇 。《寰宇记》:“董叔山在县东九十步,高一里 ,隔弥江 ,孤峰绝岛,峭壁千仞,旧名潺亭山。隋开皇四年(608),县令董叔封曾游宴于此,后人思其德政而改董叔山”。若依蒙先生推理:此山傍盐亭县治所,山名当为盐亭山,“潺亭”、“盐亭”乃《太平寰宇记》音转刻误;或山旧有亭 ,隋开皇初县令董叔封常宴游于此,闻弥江潺潺流水之音 ,情之所致,以潺亭哦之,久而山因以为名,后人思董县令德政而改董叔山,此亦合情合理。至于《考》文以“方安”为“**安”之辩,“萬为**之别体,抄书者误将**写为方”,且更可笑,不驳 。又则“《蜀记》《周地记》有方安”之说,方与黄 、梁音谐 ,前以证 ,不赘。另,《周地记》并无“方安废矣”句 ,乃《考》文讹衍曹学佺语 。如此大家史考,牵强附会真所谓无以为能者 。

三、《汉潺亭考》曲解《寰宇记》“晋末乱,移**安县于潺亭” ,引李膺《蜀记》自相矛盾

#p#分页标题#e#

《考》文先是引《寰宇记》:“董叔山在县东九十步”“旧名潺亭山”,断言“是盐亭旧有潺亭之名”“岂涪之潺亭,即在盐亭”。继又针对《寰宇记》:“罗江本广汉涪县地,晋于梓潼水尾**安故城置**安县,李雄之乱移就潺亭 ,今县城是也 。”再引《蜀中广记》评李膺云:“‘晋于梓潼水尾置**安县’,复云‘晋末乱移就潺亭’。则《寰宇记》所云 ,悉于诸李膺之《记》,膺既为涪令 ,地固接不过百里,说晋事于梁时亦近,不过数十年 ,诚可信具。”转而自相矛盾说:“《寰宇记》取李膺书不能详审 ,于‘晋末乱移就潺亭’一语,妄以李雄实”“李雄何言晋末 ,此《寰宇记》袭取李膺书而妄为改易”。于是抛出“谯纵之乱”说:“《益州记》所谓晋末乱移就潺亭者 ,盖为谯纵之乱乃可以言晋末 ,以“纵”之始祸 ,起于伍城水口” 。喋喋不休 ,东扯葫芦西扯瓢 ,曲解并妄改诸史。

【按】魏元帝咸熙二年(265),司马炎篡魏,建立晋朝,改泰始元年,史称西晋。晋太康元年(280)灭吴,统一中国。晋永宁元年(301),巴氐賨人首领李特率入蜀流民在绵竹(今罗江县城西南10公里许德阳市旌阳区黄许镇北绵远河西岸)起义,与西晋王朝公开决裂 。李特战死后 ,其子李雄继续统军  ,于晋惠帝太安二年(303)闰十二月攻下成都。惠帝永兴元年(304)十月 ,李雄自称成都王 ,改元建兴。也是惠帝永兴元年的十月,北方匃奴贵族刘渊于左国城(今山西省方山县)称王,建国号汉。建兴二年(306)六月,李雄即皇帝位 ,改元宴平,国号大成 。晋愍帝建兴四年(316),汉赵刘曜率军长安 ,俘愍帝,西晋亡。次年(317)西晋皇族后裔瑯琊王司马睿在建业称帝 ,史称东晋,改年号为建武元年 。东晋成帝司马炎咸康四年(大成李期玉恒四年 ,公元338年),李雄侄李寿即大成皇帝位 ,改成为汉 ,史称“成汉”。东晋穆帝司马聃永和三年(汉嘉宁二年,公元347年),
恒温伐蜀,李势降东晋 。至此,成·汉政权亡国。自李特于西晋惠帝永宁元年(301)起兵反晋 ,至东晋穆帝永和三年(347)李势降东晋,前后共47年。成汉政权是敲响西晋丧钟最早建立的国家政权之一,也是自秦代以来第一个以成都为中心的少数民族割据政权。在其存在的47年中,巴蜀地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⑤东晋安帝司马德忠义熙元年(405),参军谯纵占领成都称王,史称谯蜀。义熙九年(413),东晋刘裕派兵伐蜀,谯纵兵败**** ,西蜀政权灭亡 。东晋元熙二年(420),刘裕废东晋安帝 ,建立宋朝(史称刘宋),东晋灭亡。

从上可知 ,李膺在《益州记》中所言“晋末李雄之乱” ,当指西晋末年之乱 ,东晋“十六国”并存的东晋末年之乱 ,更非单指谯纵据蜀 。谯纵据蜀时战争频繁,尚不具备调整****区划治地的条件 ,何言移**安县于孱亭。李雄据蜀立国,一度时期政权十分稳定,调整****区划治地当是必然。李膺乃蜀人,为东晋列国稍后南北朝时南齐人,梁时任涪县(治今绵阳市区涪江东岸)令,距成汉政权不过百年,当属实。非《考》文说:“李雄何言晋末?”

关于李雄建立大成国移梓潼水尾**安县于孱亭 。《华阳国志》《晋书》及当代《四川通史》《成汉史略》载成汉事颇详。晋惠帝元康八年(298),秦雍二州的天水、略阳、扶风、始平、武都、阴平等六郡之民数**家,以郡土连年军荒 ,就食于汉中,继而经剑阁入蜀。当六郡流民就食之际,正值新任益州刺使赵廞走马上任。赵廞的祖籍是巴西郡安汉县,其祖随张鲁内迁,居于赵。略阳巴氐賨人李特 ,祖籍是巴西宕渠人,亦随张鲁内迁,自祖父李虎以来,世代簮缨 ,为当地望族 ,因而能够率领賨人入蜀就食,由于长兄李辅留居略阳故宅,李特遂成为略阳入蜀賨人首领。李特先祖与赵廞祖籍同为巴西郡,因而为赵廞重用,使其招合六郡勇士  ,将流民武装起来。在赵廞的扶持下,李特四兄弟掌握了流民武装,从而控**了入蜀六郡流民 。并将流民基地设在绵竹县,选绵竹城北赤祖及与绵竹城东北相邻的涪县孱亭为根据地,分建北 、东二营以成犄角之势 。时绵竹城在今德阳市旌阳区黄许镇北四公里(2004年考古发掘证实,与史载相符),赤祖位于绵竹城北十余公里今罗江县略坪镇 ,孱亭位于绵竹城东北亦十余公里。今罗江县城时为涪县孱亭 ,西距赤祖十五公里 。龙泉山脉西北支主体余脉鹿头山环成都平原东北办缘向西逶迤于故绵竹城与孱亭(罗江县城)之间 ,其末支止于绵竹故城与赤祖(略坪镇)之间的绵阳江(今名绵远河)。孱水(罗江水)由孱亭东南经伍城(今中江县)至郪县(今三台县)**入涪江;绵阳江经赤祖西,傍绵竹城东下**金堂县赵镇而为沱江  。鹿头山,因东汉道教创始人张道陵所创二十四治(教区)之一的绵竹鹿堂治治头张鹿头于此造宅传教而得名。张道陵死,传子张衡 。张衡死,传子张鲁。刘焉任益州牧,迁益州治于绵竹 。“张鲁母有少容,常往来(刘)焉家传道”。不数年,刘焉因新益州城(绵竹)失火,迁益州治回成都 。刘焉子刘璋为牧时,张鲁骄姿,璋杀其母,鲁进占治中 ,建立了中国第一个政教合一的割剧政权,巴郡人多从之。紧临绵竹城的鹿头山 ,为由北道出蜀都的第一道关隘、由北道入蜀都的最后一道关隘 ,三国蜀汉时诸葛瞻率蜀汉军队与曹魏邓艾军队于此决战,诸葛瞻阵亡,刘禅降,蜀汉亡 。晋元康八年(298)李特兄弟入蜀,益州刺使赵廞厚待李特,李特以绵竹为基地 。永康元年(300)十二月,赵廞自立,杀李特弟李庠及其子李弘十余人,是夜李特撤众散归绵竹 。永宁元年(301)春,赵廞**人进勦绵竹 ,被李特击败,李特乘势进攻成都 ,廞被杀。九月,新任益州刺使罗尚遣军绵竹,李特、李流退保北(赤祖)、东(孱亭)老营。李特镇北营 ,称镇北大将军 ,兄李辅为骠骑将军、弟李骧为骁骑将军 ,长子李荡为镇军、少子李雄为前军;李流镇东营 ,称镇东大将军 ,余且各郡流民首领皆有**号 。是时 ,流民各阶层皆集中于北、东二营。李特、李流“缮甲厉兵 ,严阵以待”  。太安二年(303)正月,李特进逼成都,晋蜀郡太守投降 ,李特扎营少城,“惟取马以供军,余无侵略” 。任命李璜为蜀郡太守,安抚民众 ,正式建立年号太初,完全脱离西晋统治,成为一个独立的国中之国 。由于李特分散壮勇,大大减低了流民军的战斗力,给对方以可乘之机,李特战败被杀。李流仍退守东营,李特子李荡、李雄退守北营。三月,罗尚遣张龟 、何冲 、左汜驻于繁城(今新都区新繁镇),伺机而动,另命常深出击毗桥的李骧 ,李骧战败,东营李流率军增援 ,此时涪县孱亭(东营)民**绅 、杜阿反叛。当李荡 、李雄到东营******绅 、杜阿时,赤祖老营空虚 ,在繁城的左汜、何冲、黄訚乘机三路攻北营,营中氐人苻成 、隗伯 、石定叛变,北营受到内外夾攻,李雄母亲罗氏披甲上阵 ,率留守老营军众奋力抵御 ,战斗从早上开始,到了中午,罗氏因受伤渐渐支持不。庇诩唇还テ频氖焙,恰好李流破常深,李荡、李雄破**绅回来 ,与左汜 、黄訚遭遇,把左、黄打得大败,苻成、隗伯率众突围 ,投降罗尚 。李流乘胜追击退兵 ,径抵成都。罗尚闭城自守 。在追击退军中,李荡阵亡。九月,李流病死。李雄继续统军,称大将军、大都督、益州牧 ,设都于郫城(今郫都区),太安二年(303)润十二月,李雄大败罗尚,攻入成都大城,任命严柽为蜀郡太守。惠帝永兴元年(304)十月,李雄称成都王,改元建兴。约**七章,具百** 。建兴三年(306)六月 ,李雄即皇帝位 ,改元宴平,国号大成,杂置汉晋职**,立为百****度。并办学校 ,广教化,不断对外扩张,终有益 、梁 、宁三州之地。李雄立国之初,有感于孱亭 、赤祖根据地大成伟业,为祈求开国**安 ,遂移梓潼水尾**安县于潺亭,亦兼有镇守蜀都北**。

此即西晋末梓潼水尾**安县之移于孱亭的由来。《考》文不查 ,故谬。

四、《汉潺亭考》以《三国演义》“落凤坡”故事作考,令人啼笑皆非

#p#分页标题#e#

《考》文为证孱亭不在罗江 ,以“《江水**》言:‘洛水又南径洛县,刘备自将攻洛,庞土元中流矢于此 。’是士元死在雒县。今考死**为落风坡 ,在罗江县西十五里,近在咫尺,是今罗江县于汉属雒 ,而不属涪。《汉志》潺亭在涪而不在雒,则安可以潺亭为在罗江 ,是《寰宇记》之妄也。”

【按】庞士元之死事。《三国志·蜀志·先主传》:“璋遣刘璝、冷**、张任、邓贤等拒先主于涪,皆破败,退保绵竹。璋复遣李严督绵竹诸军,严率众降先主 。先主军益强 ,分遣诸将平下属县 ,诸葛亮 、张飞 、赵云等将兵溯流定白帝 、江州 、江阳,惟关羽留镇荆州。先主进军围雒 。时璋子循守城,被攻且一年 。十九年(214)夏雒城破,进围成都数十日 ,璋出
降 。”《三国志·蜀书·庞统传》:“进围雒城  ,统率众攻城,为流矢所中,卒,时年三十六 。”《通鉴纲目》:“建安十八年夏五月,刘璋遣将吴懿等拒刘备,败绩皆降 。备进围雒城。十九年夏四月,分遣云从外水定江阳 、犍为,张飞定巴西 、德阳(今遂宁市船山区) ,庞统中流矢卒 。”此言明庞统佐刘备于建安十八年(213)夏五月由涪县过孱亭取绵竹 ,绵竹县令吴懿等降,刘备以绵竹城为大本营,在分遣诸将平益州下属县的同时,围攻雒城近一年 。建安十九年(214)四月 ,庞统再次率军围攻雒城,为流矢所中 。庞统中流矢卒后运回绵竹大本营,刘备痛惜之,葬统于绵竹城东鹿头山巅蜀栈道侧,其墓北望秦岭 、南俯益州。《汉书·地理志》:“广汉郡 ,县十三:梓潼 、什邡 、涪 、雒 、绵竹 、广汉 、葭萌 、郪 、新都 、甸氐道 、白水 、刚氐道 、阴平道。”涪(县)条下**云:“有孱亭 。”《元和郡县图志》:“绵竹故县城,在(绵竹)县东五十里。诸葛瞻战败于此。”《太平寰宇记》:“绵竹县,汉旧县 ,属广汉郡。隋开皇三年(583)徙晋熙郡城 ,改为晋熙县,十八年(598)改为孝水县 ,大业二年(606)改为绵竹县。”又“德阳县(今德阳市旌阳区)……绵竹故县城 ,在县北三十五里。”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德阳市考古研究所 、旌阳区文物保护管理所《2004年四川德阳“绵竹故城”遗址探查与试掘》报告:“绵竹城遗址位于川西平原北部边缘德阳市旌阳区黄许镇绵远河西岸台地,北距德阳市区十五公里 ,东北丘陵地带即为著名的鹿头关,现名白马关。”⑥《旧唐书》:“成都北一百五十里有鹿头山 ,扼两川之要。”《太平寰宇记》:“山自罗江县界迤逦入德阳界 。”《读史方舆纪要》:“白马关 ,(罗江)县西十里”“山至险峻,有小径仅容车马,三国时营垒也 。”《四川通志》:“庞靖侯祠,(罗江)县西南十里白马关”“庙建自后汉”。清嘉庆《罗江县志》:“鹿头山,县西十里 。”鹿头山西麓有绵阳江(今名绵远河) ,属沱江上游;鹿头上东麓有孱水(今名罗纹江),为嘉陵江水系涪江支流凯江(古名五城水、中江)上游 。汉置涪县、绵竹县,以鹿头山分水岭为界,绵竹城位于山西南绵阳江西岸 ,涪县孱亭位于山东北孱水西岸。

#p#分页标题#e#

建安十八年(213)夏五月 ,庞统佐刘备以绵竹为大本营围攻雒城近一年。建安十九年(214)四月,庞统率军再次攻雒,中流矢卒,刘备葬统于城东鹿头山。并非《考》文胡诌庞统由涪城攻雒城于鹿头山落凤坡中流矢卒。“落凤坡”为后人附会元末明初罗贯中《三国演义》衍其说 。清康熙时王士祯入蜀过罗江《罗江驿夜雨》诗:“前旌已拂鹿头关 ,风雨勾留不肯闲 。何**行人最愁绝,潺亭亭下水潺潺 。”《落凤坡吊庞士元》诗:“白马关前夜雨凉 ,断碑空在汉祠荒 。一群鹦鹉林间语,似忆当年孤凤凰。”受王士祯《落凤坡吊庞士元》诗的影响,清同治罗江知县梁绶祖书刻“汉庞靖侯士元先生尽忠**”碑” ,立于鹿头山东北坡古驿道侧,故有此讹传 。《考》文不查落凤坡之假 ,更不顾正史所载庞统于绵竹率军攻雒,妄“刘备自将攻雒,庞统中流矢于此”“是士元死在雒县。今考士元死**为落凤坡 ,在罗江县西十五里”“近在咫尺,是今罗江于汉属雒 ,而不属涪 。《汉志》潺亭在涪而不在雒 ,则安可以潺亭为在罗江,是《寰宇记》之妄也。”此既知从涪至雒 ,中间尚有绵竹县相隔 ,如此睁起眼睛说瞎话,仅就此 ,《汉潺亭考》当可信乎 ?其之伪,岂可为乡梓盐亭增光辉乎!实存留千古史话之笑柄也。

五、《汉潺亭考》以《梁书·刘季连传》本事自欺欺人 ,更作无稽之谈妄潺亭之方域
      1998年巴蜀书社《蒙文通文集》第四卷《古地甄微》中收录的《汉潺亭考》 ,据蒙先生生前批改本,增补了《梁书·刘季连传》本事一则云:“巴西人赵续伯反,有众二**,出广汉,季连遣李奉伯讨之,奉伯别军自潺亭,与大军会于城,大破之。”评云:“涪于今为绵阳 ,沿涪趋广汉,于今为射洪 ,别军出潺亭 ,即沿梓潼水以会于涪水,即会于广汉城也。若潺水为安昌河,则在涪水上游 。由涪趋广汉为向东南,别军出安昌河,是反向西北,本期会师,而背道以进 ,揆诸情实,有是理耶。”又引《水经**》:“而道元仅言‘自此水上,县有潺水。’而漫言其‘下**涪水’,不知潺水**于驰,固不**于涪,是徒因《汉志》潺亭之文,姑取《华阳国志》之说系之明矣 。”又“《元和郡县志》云:‘盐亭本汉广汉地,梁于此置北宕渠郡及县,后魏改为盐亭县,以近盐井因名 ,隋开皇三年(583)罢郡属梓州。’此谓魏始称盐亭,说与《李膺记》不合,或《李记》原作潺亭 ,后人误改为盐亭。《梁书·刘季连传》作潺亭,《周书·宇文贵传》作盐亭,则《元和志》之非虚。是大同始县 ,仍名潺亭 ,后魏恭帝乃称盐亭也。”《考》文不仅如此自圆其说 ,还先后夸云:“兹姑就盐亭旧壤,以考潺亭旧壤,殆秦汉时郪水以上,涪江东岸 ,均为潺亭,殆方二百余里”“盖自西水县以内 ,南迄东关 ,凡水於涪者,悉为蜀地 ,亦即潺亭之域 ,此潺亭固蜀之亭侯也。”其热**故乡之痴,古今少有见者  。《考》文幸未借诗圣李白****盐亭《反经》作者赵蕤之口伪其史也 。

【按】《梁书·刘季连传》:南齐东昏侯永元二年(500)“十月 ,巴西人赵续伯又反,有众二** ,出广汉 ,乘佛舆,以五綵裹青石诳百姓曰:‘天与我玉。蓖跏瘛。愚人从之者众 。季连进讨之。遣长史赵越常前驱,兵败。季连复遣李奉伯由涪路讨之。奉伯别军出孱亭与大军会于城,进攻其栅,大破之。”据《四川历代政区治地今释·南齐》:巴西郡 ,为侨郡 ,邻侨县九,郡治阆中县。广汉郡 ,郡治雒县,领县六:雒县 、什邡 、新都 、郪 、伍城 、阳泉(阳泉县位于今德阳市旌阳区孝泉镇。时绵竹县城被水冲毁,侨今罗江县西略平镇,改属南阳平郡。南阳平郡郡治阴平县,在今德阳市旌阳区柏隆镇隆兴桥,与绵竹侨治隔绵阳江相对)。梓潼郡 ,郡治涪县 ,领县六:涪县 、梓潼 、汉德 、新兴 、**安(今罗江县**安镇)。宁蜀郡为侨郡 ,领县四:广汉(未在今射洪县 、遂宁 、三台境) 、升迁 、广都 、垫江 。西宕渠郡为侨郡,领县四:宕渠县(郡治 ,今盐亭县西北近三台县界安家镇) 、宣汉县(侨县) 、汉初县(侨县) 、东关县(侨县)。东、西遂宁郡:刘宋明帝泰始五年(469),分遂宁郡为东、西二郡 ,无广汉县。广汉县(今射洪县)刘宋初属遂宁郡,后县治侨宁蜀郡,时广汉县非今射洪县地,亦不属广汉郡,南齐时更不属东 、西遂宁郡 。《四川历代政区治地今释·梁》:孱亭县,本南齐**安县,梁改置(治今罗江县**安镇);北宕渠郡,领县二:郡治北宕渠县,梁于原广汉县(射洪县)地分置,治今盐亭县云溪镇(旧称城关镇);盐亭县 ,武帝大同元年(535)于盐井亭(今金孔镇)置 。刘季连南齐末为益州刺史,征为右将军,留守益州。巴西人赵续伯反  ,率众二**出广汉(此言广汉 ,当为广汉郡,非已于刘宋末侨出遂宁郡迁治宁蜀郡的广汉县),从者众 。刘季连遣赵越常进讨 ,大败而归  。又遣李奉伯由涪路进攻 ,奉伯别军自孱亭与大军会于城 ,进攻其栅,大破之 。“与大军会于城” ,当与益州大军会于广汉郡城。广汉郡城在雒县 ,即今广汉市。刘宋时隶于遂宁郡今射洪县的广汉县已侨出,其地已分属北宕渠郡北宕县、广汉郡郪县 ,何言“会师于射洪” ,自当会师于雒,即今之广汉市。由涪路(石牛道)别军出孱亭县鹿头山南下与益州大军会于广汉郡城治所雒城,何有绕道经盐亭攻早以废于刘宋(位于今射洪县的沱牌镇) ,或已由遂宁郡远迁宁蜀郡的广汉侨县。孱水历孱亭经伍城下**涪江,安昌河源安县(今绵阳市安州区)于涪县(今绵阳市涪城区)**于涪江 。《考》文伪安昌河为潺水,大谬 。梁初改南齐**安县为孱亭县,于今盐亭县盐井亭(金孔镇)置盐亭县。故《梁书·刘季连传》称原**安县为孱亭县 。《刘季连传》所指“涪路”,即涪县南蜀栈驿道(石牛道),非指涪江通三台(郪县)水道,更非梓潼水经盐亭入射洪(时为广汉废县地)之水道。“别军”:针对刘季连益州大军外的另一支军队,即李奉伯从涪县南的孱亭县别率一支军队直驱广汉郡治雒城,与刘季连南北夾击会师于广汉郡城 。时绵竹县城废,侨今罗江县略坪镇 ,故别军出孱亭直至雒。此李奉伯走涪水否 ?自欺欺人,盐亭县党史县志办颜面何在 ?

盐亭,秦时因郪有盐井而置盐井亭。诸史所载的汉孱亭在今罗江县治地**安镇。2011年12月28日,罗江县在城南鹿头山东、古石牛道东南、孱水(罗江水)西岸周家坝修建公路时,发现巨大的船棺墓葬群,四川省考古研究院对横穿坝中部1 .8**平方米路基进行了抢救**发掘,共发掘船棺墓81座 ,出土船棺、青铜兵器、铜印章、铜容器、陶器等300余件 。出土的青铜剑、矛多铸有古蜀图符,出土的10枚铜印章中有七枚为图符。段匦∽ 。秦小篆印章中有一枚半通** 。杀缡段把蜓浴。****称 ,位于成都平原东北边缘鹿头山东的周家坝古遗址 ,可能为开明王蜀时期的孱侯封国城邑。出土的铜印章即可能是孱侯封君及属**或奴隶主之 。髑椅蚴厥穸急钡烂呕У腻詈钗宥【又 。公元前316年,秦灭蜀。公元前285年 ,秦诛蜀侯,改设蜀郡 ,属县19,孱降为亭,名孱亭,隶属梓潼县(今绵阳市)。公元前221年 ,汉灭秦,置涪县(今绵阳市),孱亭属之。并于孱亭西南鹿头山西置绵竹县,涪县孱亭于鹿头山西南麓桃花溪与绵竹县为界,山西南绵阳江(绵远河)西岸即汉、晋之绵竹城 。古石牛道由成都出发经雒(今广汉市)、绵竹(今德阳市旌阳区黄许镇北) ,越鹿头山经孱亭(今罗江县**安镇)至涪县(今绵阳市涪城区)北上梓潼、剑阁。是以,秦汉之孱亭在罗江县而不在盐亭 。另,古蜀开明王国时 ,由于历****明王的开拓疆土,到战国时代 ,蜀王国疆域“东接于巴,南接于越 ,北与秦分,西奄峨蟠” ,成为中国西南首屈一指的泱泱大国⑦。开明王朝效**西周分封** ,封其王室亲族于边**卣,以为屏障。先后封弟葭萌侯 ,都于剑阁北蜀国门户今之昭化镇镇守今广元、汉中之地;封亲族孱侯,都于鹿头山北今罗江县镇守蜀都门户 。“葭萌”者,喻远方之民或初生的芦苇也;“孱”者,弱小、窘迫之地也 。《考文》所言之“孱亭方域”实子虚乌有 。

#p#分页标题#e#

结语:综上,盐亭县秦为蜀郡郪县盐井亭地,因盐井而得名。汉属广汉县(今射洪县),宋文帝于今盐亭县西北安家镇侨置西宕渠郡及县,是为盐亭县境置县之始。梁分汉广汉县地于今盐亭县置北宕渠郡及县 ,郡县治所在今盐亭县云溪镇;梁武帝大同元年(535)于盐井亭(今盐亭县金孔镇)置盐亭县 ,是为以盐亭作县名之始。西魏恭帝改北宕渠郡及县为盐亭郡、盐亭县 ,盐亭郡、县治所设今盐亭县云溪镇 ,盐亭县虽因境内几度增县裁县,但盐亭县及治所至今未变。盐亭县党史县志办《盐亭县建置沿革》据《汉潺亭考》,引《蜀中广记》**引《寰宇记》“秦亭”“潺亭山”为由头讹衍;颠倒梓潼水本末,以“盐”“潺”“元”一音之转 ,“决盐亭之即古潺亭”,曲解《寰宇记》“晋末乱移梓潼水尾**安县于潺亭”;引梁涪令李膺《蜀记》以“方”“萬”之别体,决“方安”及“**安”;弃前后汉、三国蜀汉与涪县孱亭近邻——位于涪、雒之间的绵竹县不谈,独以“涪”“雒”二县论 ,谬西晋末年李雄据蜀建国非晋末,妄以十六国并存的东晋末“谯纵之乱”代之;以《三国演义》“落凤坡故事”作荒唐之考,南辕北辙《梁书·刘季连传》之本事 ,将历史上本不在盐亭境的汉至晋孱亭 、晋末至西魏的**安县植入盐亭县 ,伪造《盐亭县历史沿革》,当删伪、除其谬。
       **:
        ①.《四川历代政区治地今释》,蒲孝荣编,四川省哲学****科学研究所1978年5月印。
        ②  .《华阳国志校**》,刘琳校**,巴蜀书社,1984年7月版。
        ③.《品读罗江两千年》(一)《梓里类纂》,赖安海著 ,河南人民出版社2011年3月版。
        ④.《流淌在蜀都门户的人文》上《打捞罗江碎影》 ,赖安海著 ,中国文史出版社2016年12月版。
        ⑤.《四川通史》第三册 ,四川大学出版社1993年10月版。
        ⑥.《2004年四川德阳“绵竹城”遗址探查与试掘》,2008年《四川文物》第八期 。
        ⑦ .《四川通史》等二册,四川大学出版社1993年10月版。

赖安海

2017年秋分稿毕于识趣斋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