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在线,武汉新闻网,武汉信息网,武汉信息港,武汉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汉新闻网 >

网曝:武汉黑恶团伙打砸抢掠企业财产 老板被陷害入狱险遭毒手

时间:2018-07-07 04:4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我的网站
公民周刊7月6日电(编辑:马雷)今天,新浪微博用户@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出现一篇标题为《致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陈一新秘书长的公开信》的实名举报帖文。文

      公民周刊7月6日电(编辑:马雷)今天,新浪微博用户@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出现一篇标题为《致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陈一新秘书长的公开信》的实名举报帖文。文中作者详细介绍了一家名为“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企业如何被武汉市黑社会团伙打砸抢掠侵占,以及该公司老板被黑社会团伙联手保护伞陷害入狱的经过。博文一经发出,立刻在网络上引起热议 ,众多网友表达了对这家企业遭遇黑恶势力欺压的同情 ,同时质疑武汉市的营商环境 。

       2018年7月6日,公民周刊记者接到网友反映:在新浪微博@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浏览到一篇标题为“《致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陈一新秘书长的公开信》”的实名举报帖文,作者是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员工。公民周刊记者通过搜索引擎检索发现该事件之前有被包括新华网 、中国网 、中国日报网等多家媒体报道过 。该博文主要讲述了三件事: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被以魏小明 、马庆成 、张春明为首的武汉黑恶势力团伙采用非法的方式进行打砸抢掠,企业财产被非法侵占;该黑恶团伙采用非法手段截取了被拆迁村民的拆迁安置补偿款;该黑恶团伙长期盘踞武汉市洪山区寻恤滋事。该文作者希望国家相关扫黑部门及主管官员出面解决问题 。

该博文主要内容如下:

黑恶势力联手村官掏空6 .9亿村集体资产

       板桥村位于武汉市洪山区南三环区域 ,截止今日仍是一个尚未完全开发的“城中村”。2013年5月 ,马庆成(男 ,原任武汉市洪山区板桥村村长,湖北汉川县人,身份证号42011119641030055X,住址:武汉市洪山区洪山乡北头80号)、魏汉元(曾用名:魏小明,男,原武汉市洪山区北港村村书记,身份证号420111197112310519,住址:武汉市洪山区北港佳和云居7栋803室) 、张春明(男,现任武汉维佳置业有限责任公和板桥城改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 ,湖北武汉市人,身份证号420111196304043414,住址:武汉市武昌区洪山路62号2号2栋1单元14楼3室)2013年上述三人得知板桥村将纳入武汉城中村改造计划范围。

       于是,同年5月23日 ,三人合谋注册了武汉板桥城改投资有限公司,并将该公司作为村集体企业与政府、开发商签订土地流转合同,然而该村集体公司(武汉板桥城改投资有限公司)中没有任何一位股东是板桥村村民,而该村集体公司的股东竟然是张春明的武汉维佳置业有限责任公司 。在随后的几年里,张春明联合马庆成 、魏小明将政府和开发商拨付的6.9亿元人民币的拆迁安置补偿款以貌似合法的手段,转移到了所谓的村集体公司,即:武汉板桥城改投资有限公司。而后,三人瓜分了原属于板桥村村民的安置补偿款。
 
张春明:把他弄到牢里关着,给你100万!
 
      “把他弄到牢里关着,给你100万!”这是武汉维佳置业有限责任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春明 、魏小明对其手下马仔韩丹坤 、张涛承诺的话 。

      马庆成 、魏小明 、张春明三人以板桥村村集体的名义与武汉东原睿丰投资有限公司(开发商)签订了拆迁进度对价协议,并骗取了6  .9亿元村民安置补偿款后,开始了血腥的逼拆 、血拆 、强拆之路。

        居住在板桥村的居民大多是一些以种田 、卖菜 、务工等为主的社会基层百姓,他们当中没有“通天”的人脉 、没有一掷千金的权贵商贾 、也没有一呼百应的社会大哥,他们都是一些淳朴的 ,土生土长的农民 。在尔后的血迁之路上,他们三人对柔弱的村民充分展示了黑社会组织的一贯特点:分工明确、手段暴力、组织严密、拿钱开路、寻衅滋事、敲诈勒索。

        在逼迫村民签订房屋腾退协议时,马庆成利用自己是村长的身份,通过诱骗的方式压榨村民住房还建面积  、截取拆迁补偿款;魏小明利用自己在政府(公检法)的社会人脉关系,拿钱开路,贿赂武汉市洪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查汉生和武汉市洪山区狮子山派出所所长胡清华,让其不受理板桥村村民报案,并协助“拘留”申诉者;张春明则在整个组织中起到了黑恶团伙领导人的作用 ,他手底下圈养了三百余名社会青年,对不服从其意志的村民实施暴力殴打。多数村民因经受不住恐吓 、胁迫 、和殴打 ,相继接受了极其低廉的价格而远走他乡。

         而我公司法人代表谢宗倡同志因为早些年在部队服役期间,磨炼出了较为顽强的心智,以及公司的员工大多是退伍的战友,在对抗后来的非法血迁的路上坚决地不妥协不退让,导致彻底激怒了张春明等黑恶势力 。

         2016年2月5日上午,凌志公司在未收到政府部门、开发商、村委会等任何组织或个人的拆迁通知的情况下,武汉维佳置业有限责任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春明和魏小明 、板桥村村长马庆成指使300余名社会青年 、手持枪支 、砍刀 、棒球棍 、钢管等凶器冲进我公司位于板桥村的厂房内,出动了四台大型工程机械对我们公司厂房 、培训学校 、博物馆 、员工宿舍 、食堂 、绿植 、办公家具以及18辆轿车进行了打砸抢掠,并殴打我公司员工,抢劫我公司员工胡丽苑的苹果手机和7000元现金。更为严重的是,张春明指使凶徒对我公司员工李松林的老母亲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殴打,导致被打成植物人,至今未痊愈。张春明指使的黑社会暴徒对我公司进行了长达二个小时的疯狂打砸抢掠,致使我公司价值10亿余元4万平方米的办公楼 、培训学校 、厂房 、员工食堂 、员工宿舍 、高档红木家具 、18辆品牌轿车 、大量园区绿植被毁坏或抢走,在这次打砸抢过程中,张春明和魏小明指使黑社会暴徒把我们公司员工 、租户打成重伤的13人 、轻伤25人 、失踪1人 ,多位员工事后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疾。渌鹗Р患破涫 。

          在以张春明 、魏小明 、马庆成为首的黑社会成员进行的暴力打砸抢掠过程中,公司员工王婷婷拨打110报警30余次、其他许多公司员工拨打110报警电话以及武汉市市长热线200余次 ,围观的板桥村村民拨打110报警电话数十次 ,在暴徒行凶的二个小时内没有一位警察来到现场进行制止。待黑社会暴徒即将离开时,武汉市洪山区狮子山派出所陈启才警察及二名协警驾驶警车来到现。鲁岛笏娲弁讼 ,便又驾车离开了,期间未对正在发生的打砸抢掠的违法行为进行任何口头或行为制止,而是选择离开。

       打砸抢掠事件发生后 ,我公司律师及受伤的公司员工家属等来到武汉市洪山区狮子山派出所报案 ,对方竟不予立案 ,并进行劝说让我报案人员息事宁人,因为他们清楚我们面对的不是普通的小市民 ,而是赫赫有名的武汉市黑社会匪首张春明、魏小明、马庆成团伙。

       就这样,我公司及报案人眼带着愤怒与无奈离开了狮子山派出所 ,回去的途中,其中一位年龄较小的公司员工用颤抖的声音问道:“我们会不会被他们打死。∥液门掳”那一刻,我公司的同志们按捺良久的委屈和无助在那一刻迸发出来 ,大家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我们感到自己的弱小和无助 ,深切地感受到了这个社会的黑暗和不公 ,更对我们作为公司负责人无法保护这群如同自己孩子般大小的员工们感到自责。我们的心不经悲凉了起来。

       在亲身体验了黑社会暴徒的冷酷手段和公职人员的冷漠后,我们作为受党教育多年的老兵仍然坚信我们的党 、相信我们的政府 、相信我们的法院 、相信我们的人民警察 。于是,长达一年之久的申诉维权之路开始了。

       在这一年的申诉维权过程中,我们前往洪山区狮子山派出所无数次 ,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区分局多次,竟屡次将我们劝返。我们仍然不灰心,坚持采用合法的方式维权:前往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进行起诉 ,要求张春明、魏小明、马庆成赔偿被殴打员工的医药费和我们公司的经济损失,但洪山区人民法院个别领导在受到张春明等人的利诱和威胁后罔顾事实、篡改事由、违法判决 ,导致我公司上十亿元的财产被“合法”的让板桥村村集体(实际是村长马庆成)接收 ,并拒不赔偿受伤员工的医药费等其它任何损失。

然而,武汉黑社会的势力远超我们的想象……

      2016年2月1日 ,一位名为谭辉龙的男子来到我公司找到我公司员工  ,要租用我公司底商的一间房子作为游戏机室,方便园区内的厨师培训学校学生玩 ,顺便赚点钱,分管门面出租的员工认为此事在自己职责范围内 ,又是小事,便没有告知作为公司法人代表的谢宗倡同志 。

      2016年2月4日下午5点左右 ,谢宗倡同志路过谭辉龙的游戏机房,碰到板桥村拆迁办的韩丹坤。韩丹坤叫谢宗倡到游戏机房内坐一下 ,并递过来一支烟,谢宗倡出于客套,便接受了这支烟,在抽烟过程中感到迷迷糊糊。在谢宗倡全身乏力,精神恍惚之际,张春明手下的马仔张涛随手将一个布袋放置在游戏机室(距离谢宗倡1米范围内)。抽完这支香烟后谢宗倡更加感觉到意识模糊 。后来突然冲进来几名警察 ,将谢宗倡及在场所有人带到武汉市洪山区狮子山派出所。随后派出所将其他人释放,仅将谢宗倡留置在派出所内。事后,大家才知道布袋里是一把含有4枚子弹的手枪 。此后 ,洪山区公安分局警察刘忠锐(有十几年吸毒史的人)诬陷谢宗倡持有布袋里面的枪支和子弹 。后经检测枪支上没有谢宗倡的指纹。

       同时 ,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区分局判定谢宗倡容留他人吸食毒品,需要说明的是洪山区公安分局所界定的吸毒场所是板桥村的游戏机房 ,该游戏机房的老板是谭辉龙,跟谢宗倡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关联,所谓谢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罪都无事实上和法律上的依据。

       2月5日谢宗倡被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区分局以非法持有枪支 、子弹 、容留他人吸毒为由进行批捕 。几天后 ,谢宗倡被(就是打砸抢掠的同一天)押送至武汉市公安局安康医院(安康医院是武汉市公安局设置的本系统内的精神病院)。在打砸抢掠事件发生前夕,发生以设置陷阱 ,罗织罪名的手段,拘禁我公司老板。这一切都设置的如此严丝合缝,这样警匪勾结的默契配合 ,个别涉嫌严重腐败的警察如此丧心病狂真是令人目瞪口呆 ,不寒而栗 。期间,武汉市洪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查汉生到该医院对谢宗倡进行威胁、恐吓,强迫其接受马庆成 、魏小明 、张春明黑恶团伙提出的每平方米650元的办公楼损失补偿价格,并要求谢宗倡当庭认罪,并威胁谢宗倡必须就范,否则就重判,要将谢宗倡整得牢底坐穿,永远别想出去。

       在万般绝望的情况下,谢宗倡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平时那些在新闻中、电影中 ,或是茶余饭后听到某某人到了牢里被成了“精神病”、“喝水死”、“睡觉从床上跌下摔死”、“自杀死”的谈资瞬间让谢宗倡意识到这不是梦幻,而是赤裸裸的现实:若不服从张春明、魏小明、马庆成,以及武汉市洪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查汉生(还另有幕后黑手)让谢宗倡当庭认罪的要求,谢宗倡便真的不能活着离开这所精神病院和监狱。

       于是,在法院开庭那天,法官问谢宗倡是否认罪?谢在极度委屈和绝望的情况下,屈打成招!
       法院鉴于公安机关提供了关于谢“认罪态度良好、能积极改过自新”等理由 ,将谢“非法持有枪支、子弹、容留他人吸食毒品、容留他人聚众赌博”的大罪进行了轻判,最终谢宗倡获刑一年四个月 。

       刑期满后 ,谢宗倡于2018年3月14日刑满释放。走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刻,谢宗倡感觉到满天黑暗 ,满腔悲愤。

       接下来,我们才完全弄清楚导致谢宗倡坐牢的前因后果:

      一位名叫张涛的男子找到谢,也就是当时将装有手枪和四枚子弹的布袋放到谢宗倡身边的男子 。他告知谢:2016年2月1日 ,狮子山派出所所长胡清华 、民警陈启才 、魏小明 、陈汉浩 、马庆成等开会密谋如何强行拆除我们公司(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经营用地上的办公建筑,及强占我们的财产 。最后达成一致:其步骤:1.设计栽赃武汉凌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谢董事长 ,将谢控制起来 ,限制其人身自由。2.把谢控制起来后,在2016年2月5日,也就是谢被批捕的当天实施打砸抢掠 ,以此来逼走谢 ,强占其财产 。由魏小明、陈汉浩现场亲自指挥。

        参与陷害谢宗倡的成员张涛,因为事后没有得到魏小明、马庆成、张春明一伙承诺的100万元酬金,于是,张涛反水并向谢说出了魏小明、马庆成、张春明、胡清华密谋内容。我们随之以此为据上访。但不幸的是魏小明、马庆成、张春明、胡清华得知张涛泄露密谋内幕以后不久,张涛死了,并被其团伙伪造成吸毒过量引起的脑溢血死亡 。至此,又一名知情人(知情线索)被掐断了 。(注:张涛生前无吸毒前科)

       “把他弄到牢里关着,给你100万!”这是魏小明对其手下马仔张涛承诺的话。这句话,张涛当时是以发微信形式告诉谢宗倡的,至今这一证据仍在谢宗倡的手机中保存。
 
武汉黑社会罪行累累 ,罄竹难书。
 
       板桥村村民冯有才因拆迁补偿与之没有达成一致,拒绝签字。半夜就被魏小明带领多名黑社会成员装进麻袋拖到大街上进行殴打,冯有才因此被打成重伤。一些居民不同意签字后半夜将其拖至荒山野岭,回到家后房子已经被夷为平地了。这样的恶行在武汉市洪山区中比比皆是,村民不是被打就是被丢弃在荒野 。

       位于武汉市洪山区的湖北工业大学南门综合市场是由个人出资开办的市。砬斐、魏小明、张春明、陈汉浩团伙垂涎已久 。他们以威胁 、敲诈勒索 、打砸抢的形式将其霸占 ,每月定期派人收取商户的“保护费。”综合市场成为其团伙暴敛横财的渠道之一。
       2015年底武汉市洪山区李纸公路湖北工学院至李桥段建设期间,马庆成、魏小明、张春明、陈汉浩多次组织团伙成员恐吓、殴打要挟施工队伍并组织黑恶势力人员与施工队发生过多次大型械斗,强迫施工队伍多次退离现。⑶柯羯呈冉ㄖ牧。以钱开道,魏小明组织邀约洪山区个别领导干部赴澳门参与赌博。2015年前魏小明在担任北港村书记期间多次邀约武汉市洪山区个别政府官员赴澳门参与赌博娱乐 ,输掉的赌资高达6000万元人民币 ,输掉的却是北港村村民的社保基金。政府官员收了钱,有了把柄在他们手里握着,张春明 、魏小明 、马庆成自然控制住了这些腐败官员的一举一动。武汉市洪山区的部分基层政权就这样被张春明、魏小明为首的黑社会团伙操控了多年 。

      敬爱的陈秘书长您在武汉任书记期间公正廉明 ,倡导干部队伍的廉洁奉公、无私奉献 。我们这一群曾经为国家安危浴血奋战的老兵员工不是要高额拆迁补偿,我们要得是合理赔偿 。我们维权不是钻牛角尖 ,我们要得是人间正义 。我们支持城市改造建设 ,我们不是钉子户,我们是被武汉黑社会逼得走投无路的武汉市民。

      我们去省里申诉上访,告知归市里管,不能越级、去市里申诉上访 ,告知归区里管。在您任武汉市委书记期间,我们多次到武汉市多个部门申诉上访 ,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动用职权影响力进行“打招呼”对该事件封锁压制,因为他们惧怕您,怕您的公正严明、怕您的铁面无私。时至今日,我们已走投无路,随时有被黑恶势力灭口的危险。

      恳请中央政法委、恳请公安部、恳请全国扫黑办,恳求我们的老书记陈一新来武汉严打黑社会、严查保护。(原文全文完)

       经过本站记者核实 ,该帖文中内容基本属实 。早在2016年3月24日,新华社记者对该事件进行了实地调查采访 ,随后发布了一篇标题为“《武汉洪山区城中村改造频现违规》”的新闻。该新闻叙述的事件经过与发布在论坛中的举报帖文基本一致,不过是增加了该公司老板遭武汉市黑恶势力陷害入狱的内容。在全国上下扫黑除恶如火如荼之际 ,这篇帖文的抛出 ,无疑会给武汉市警方未来扫黑除恶带来更明确的指引。

公民周刊评论:

      任何时候 ,对于黑恶势力,不论是执法者还是普通民众都不能坐视不管,扫黑除恶要形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之势 ,方能维护国之根本 、保卫政治安全 、捍卫社会文明,阔朗天地之正气。扫黑除恶人人有责。

       文章来源:江苏快讯网
#p#分页标题#e#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