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东湖学院教务系统_湖北经济学院教务处_武汉大学教务部工程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汉招聘 >

招聘成本高企 谁让武汉制造业留人变难?

时间:2018-07-19 08:3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我的网站
原标题:谁让制造业留人变难 湖北日报讯 大量招人,再大量的流失……武汉市人社局就业促进与失业保险处处长沈显芳认为,制造业高喊的招工难,实则演变为留人难,高流失率和招聘成本高企值得重视。近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多方走访,探寻原因和对策。 离职者

原标题:谁让制造业留人变难

湖北日报讯

大量招人,再大量的流失……武汉市人社局就业促进与失业保险处处长沈显芳认为 ,制造业高喊的招工难,实则演变为留人难,高流失率和招聘成本高企值得重视 。近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多方走访,探寻原因和对策。

离职者

工厂太枯燥 ,加班受不了

3月14日,19岁的小陈和3个年龄相仿的应城老乡,拎着行李,从一家知名制造企业离职。距他们入职 ,只有一个星期。说起原因,大家七嘴八舌:流水线作业太枯燥、线长禁止聊天、强迫加班、休息太少、工作环境太压抑……一身蓝色牛仔服、运动鞋擦得雪白的小陈还说了一个理由:寝室太脏,味道太大  。“出来工作,为的就是不跟家里伸手要钱。”小陈说 ,一个月三四千元的收入,其实也算满意,但就是不能接受这样高强度的工作。有天晚上,小陈下了夜班 ,和小伙伴们相约去打桌球 ,去了才发现,只有他们一桌人。“厂里什么娱乐设施都有 ,可工人太累了 ,根本没精力玩。”

3月20日,小向离开工作了4个月的大型工厂。她认为工厂的管理并不人性化,“订单多的时候拼命加班,有时连晚饭都没时间吃 ,管理人员有些粗暴总是骂人……”几天后,小向成了一名房地产公司的销售。

武汉市人力资源市场主任李永洪调查发现,从制造业辞职的务工人员,并没有离开武汉,很多都进入了服务业 。“有的人宁愿去小餐馆打工,也不愿回工厂,其实餐馆收入不如工厂挣得多 ,但他们感到自由。”

招聘主管

企业和务工者都有责任

武汉一家中型电子配件公司招聘主管罗丽珍认为,和第一代农民工相比,新生代务工者没有生存压力 ,不愿吃苦 ,要求太多,说走就走。“可能班组长说了一句重话,他们就不上班了  。我听到最奇葩的辞职理由是,工厂里找不到女朋友。”不过,罗丽珍说 ,企业也要负一定责任 ,如果对员工多一些人性化关怀,完善管理细节,留住的人会多一些。

联想武汉产业基地招聘经理吴卫卫认为 ,一方面 ,新生代务工者崇尚自由,就业观念发生变化,在第三产业需求量增多的基础上,他们更青睐外卖骑手等较自由的职业 ,愿意进工厂的人变少了;另一方面,互联网大背景下求职成本下降,也让他们更轻易选择离职。

在一家知名制造企业工作了30年的人事主管张先生认为,员工的劳动所得与付出始终不成正比,是留人难的根本原因 。“现在招人越来越难,花的钱越来越多 ,为什么不能把钱用在提高员工待遇上?”

专家

留人不“走心” ,工人怎会忠诚

武汉大学公共经济与社会保障系教授王增文认为,留人难 、招工成本攀升的现象 ,全国制造业普遍存在,在发达国家也出现过 。“这意味着 ,制造业通过人口红利来获取利润的时代已经过去,人口负债现象开始显现。短期内,武汉的制造业仍会面临人工成本的提升与工人不稳定的双重压力。”

王增文说,尽管制造业工资在上涨,但按照职业生涯规划理论来看,是否符合员工远期激励?企业是否为员工提供了多元化的社会保障待遇和服务呢?“如果这种人性化的留人机制能落到实处,更多的工人将会具备工匠精神。如果企业没有放眼长远,又如何要求员工忠诚?”

对于部分产业工人流向第三产业的现象 ,王增文认为,一方面折射出第三产业迅猛发展,符合产业结构升级逻辑;另一方面,也凸显制造业在一定程度上呈现“脱实向虚”的动向。

人社部门

先从提高基础工资做起

武汉市人社局就业促进与失业保险处处长沈显芳注意到,有的制造企业一年几乎把员工整个换了一遍 。“未来制造业的竞争 ,实质是留人的竞争 ,谁留得住人,谁就能拥有一支稳定且熟练的技术工人,才能在竞争中胜出 。”

沈显芳认为,新生代务工者的特质,倒逼企业转变思维方式,改善管理模式 ,包括提升薪酬福利待遇 、丰富文化生活等 。

武汉市劳动就业管理局局长邹强认为,虽然留人需多方面努力,但企业改善待遇是根本动力。如何提高待遇,邹强举例说:“很多工人一个月能拿四五千元,都是靠加班守出来的,他们的基本工资只有1700元到1900元,而且多数企业两班倒,非常辛苦。”邹强说,如果企业能提高基础工资,让员工少加班,特别是改善两班倒的工作机制,相信能降低流失率。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